暗夜星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固体地球 > 正文内容

蒸野菜散文

来源:暗夜星坠网   时间: 2020-11-20

蒸野菜散文

  那天下午,侯哥在院子里转悠几圈实在没事干就说:“妞,逮鱼、挖野菜去吧。到那里瞅瞅,有啥弄啥。”驱车来到高邑河畔,侯哥穿上专用雨衣一下子跳到齐大腿根深的河水里,呼哧呼哧撒了几网,一条鱼也没捞到,戏谑地说:“估计那些鱼儿都回家过星期天去了。算了,还是挖野菜去吧。”

  转身来到田埂上,看到撂荒地里面到处都是蒲公英,挖了一袋子。还有那些成片儿开花的荠菜,遗憾没早点来挖些。在地的北头有个女人在挖不知名的草。我问她:“你挖这是啥野菜?好吃吗?”她说着蹩脚的普通话,大意是能吃,但不知道叫啥菜。和她一起的男人从地埂上噌地蹿下来说:“不知道叫啥名字,但是,我们都爱吃,在我们那里只要长出来,就挖完了。”听他们的话音儿不像是我们本地人。就问他是哪里人?男的说:“福建人,来收香菇的”。和侯哥商量一下,也挖一袋子回家吃,小声嘟囔一句:“可别被毒死了”。那男人听见不好意思地说:“这可不能开玩笑,能吃的。”回到家里,侯哥摘好洗净蒸吃,我赶紧发到朋友圈里询问能不能吃?并把我拍野菜的照片发出来辨认。

睡觉的时候为什么会抽搐

  “今天遇到一个福建人在田地里挖,他说能吃,没见过咱这里有人吃,他说是营养神经的菜,南方不等长大都挖没了。亲们,有谁知道这是啥草不,能吃不?”嫣然回话说:“可以吃的,与艾草一样,做艾饺。”问她:“是吗?叫啥名字?拌面蒸熟好吃吗?”她答:“我们叫‘黄花果’,绍兴俗语:黄花果糕韧结结,关着大门自要吃,与艾草做法一样的,我们南方人吃的。”问她:“有做法吗?”她答:“我们浙江人就是这段时间用来做时令小吃——艾饺,开花已经老了,不能做了。采摘下来与艾一起做,口感最好了”我说:“今晚蒸熟吃,看看咋样?”她说:“我们不是做菜吃的,就是做艾饺用的,我们这里找不着,因为大家都知道可以吃的',看见早割光了。要焯过水才能用。做成的小吃有的地方叫青团,我们绍兴叫艾饺。”我说:“我们这里到处都是,不知道能吃,没人吃,我摘回来也不敢吃,所以在群里问问。”相望说:“在咱们这里有毒,不同的地方毒性不一样”。我回相望说:“我今晚蒸着吃,看看能不能毒死?”可是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不踏实。就回相望:“是真的有毒么?你可别吓我,胆小”。嫣然说:“没有毒的,我们历来就吃。要绰过水的,你这样蒸着吃,我没吃过。”我说:“蒸熟了,好吃,口感有韧劲儿,有点点辽宁那家医院治疗癫痫涩,不苦。”嫣然说:“肯定好吃的,我们浙江人民历来就吃。”我说:“比任何菜蒸着都好吃。有毒了,先把我毒死再说吧,亲们,明早上要是你们没见我出来说话,请多叫我几声吧”。山青说:“我等着明天看结果”。相望说:“你最好先给自己写下点什么。有的作家是……才成名的,你急着成名,也不能乱吃东西呀?听说第一个吃螃蟹的都没有留下名字,但愿你可以一吃成名。”

  看来都希望我留下点啥,是吧?我看不等我……就被你们成名了。嫣然看大家都不放心,说:“怕不适应,先少吃一点。”我说:“没事啊,好吃,你说晚了,我吃了一大碗,不咋里,我以身试毒,你们明天等着看吧。我要是活着,先找你们喝酒去,庆祝还活着,不过,没吃过的野菜,吃了一碗也没敢吃别啥东西,静等明天结果吧,亲们,明天要是看不到我说话,就请麻烦多叫几声吧。反正是毒不死就得活着呗……”

  记得那年我突然病重,侯哥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住院第四天就必须做手术,头一天医生交代当天晚上必须洗澡沐浴,不许进食任何东西,连口水也不让喝。侯哥一听这话,就在中午把我请到驻马店高档点的饭店里说:“妞,今中午你想吃啥就点啥菜,别给我省。”并邀请几个在驻马店等候我做南昌治疗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手术的朋友们陪着我吃,我强忍着在眼里打旋的泪水不让掉下来,回他:“好吧,就是明天死在手术台上,也要当个饱死鬼,吃就吃吧。”那一顿就有我最爱吃的蒸野菜,吃在嘴里的是野菜,品出来的是人生百味。那滋味,有美好、有幸福、有沧桑、有凄凉、有无奈。那由厨师变出一道又一道宛如魔幻般的美食,就是我最后的午餐,有家人有朋友陪着吃,尽管伤感,也温暖。想想:到了人生的最后一餐,你想吃什么?喝什么?谁陪你吃?有谁会陪你吃?人一辈子吃那么多东西,早就消化掉,仍暖暖地留在胃里的,终归不是什么珍馐美味,而是最长情的陪伴。我多想再多活几年,多看你们几眼……

  今晚,我两抢着吃了一碗蒸菜,在忐忑不安中睡去,想着,不知道明天能否醒来?睡吧,先睡一觉再说明天的事,就是不吃那碗野菜,谁又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夜半,侯哥醒来就把大手一下子烀在我的脸上说:“咦,还会出气儿,没被毒死,今早继续吃。”哈哈,被他一诈唬醒来,噗嗤笑了,想想也是,昨晚吃了一肚子蒸野菜,吃时,他说:“我先多吃点,有毒了先毒死我吧,你少吃点留下个好人儿好抢救我。”人家悲壮地一把把菜碗抢走三下五除二下肚,噎得脖子伸老长。

  流年似水,每每回味那一怎样避免大脑异常放电顿最后的午餐里的蒸野菜,心里似翻江倒海的翻腾,我又活过了医生说的界限,每活一天就是赚一天,何不快快乐乐乐过好每一天?那些财富名利都是过眼烟云,这世界上,啥都不是自己的,唯有身体是自己的,没一个健康的身体,啥都是浮云。想想每天还能看到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还能和家人一起吃一顿晚餐,然后抱着暖洋洋的肚子走在明天的第一道晨光里,走在每个雪花纷飞的冬夜里,走在烟火灿烂的又一年里,和家人看尽人间春色,尝过四时之味,直到味蕾都老了,渐渐领略人生的况味,才又更明白人生的聚散,肚子的温暖,也是人世的温暖。红尘作伴,形影相依,在世间的无常聚散里始终有生活的甜酸苦辣麻咸香,才是最好也最熟悉的味道。

  过去的日子,有苦涩有甜蜜终抵不过那碗为爱人做出的最爱吃的蒸野菜。回味无穷的不是美味佳肴,而是生死关头那种记得你爱吃啥的疼爱;是藏在烟火日子里的挚爱。

【蒸野菜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uzgw.com  暗夜星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