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星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黑客情缘 > 正文内容

戏说发财

来源:暗夜星坠网   时间: 2020-10-20

  1
  我有一朋友,头几年扔下了工作和妻儿去了西乌旗查干花露天煤矿去“淘金”。一走的时候,我们给他送行就说他,别去了,那地方人生地不熟,你又不会蒙语,肯定会不适应,挣不到钱事小,你再搭上条命,不如在家平平安安地过小日子,没事的时候摸点彩票,说不定哪天中个头彩,弄个五百万或过亿都不一定。可他中了邪魔,八头牛也拉不回了。
  年前,他回来了,说不上是哪一天了,请我们众弟兄吃饭。饭店是他订的,很好的饭店,饭厅里很热,窗子也不打。我们去的时候,他正襟危坐哪儿,饭桌上放把“手枪”。再仔细看,光着上身,膀子上斜挎着一排金黄黄的“子弹”。我没看过这阵势,就吓呆了,这小子,发大查了,怎么背上子弹,拎上枪了?说不好今儿是鸿门宴吧?
  落坐,这兄弟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冬虫夏草”。随手抄起桌上的“手枪”,按动扳机,"啪"打着了火,点上烟。悠然地抽着。我这才松了口气,原来这是把充气打火机,仿真的,和真的没什么区别。很像头年死的卡扎菲的金子做的那把儿。
  我又凑前仔细瞧了瞧他身上的“子弹”。看我这近视眼,这回才看清楚了,原来是条金链子。我问:“弟,这么斜背着,沉吧?”他没说啥,斜视我:“没多重,才八十克�O。”
  我不懂什么是克�O,但以克为单位计算,我还明白些,黄金现在是每克398元。398元x80克=4万多,我想,如果一个人把四万多块兑换成钢�a背在身上肯定够受的,还好背得是金子,但是真是假谁也没法鉴定湖北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因为我不是银行家。
  席间的言论几乎全是他的创业史,金币辉煌,我不想听,我说胃疼,他们问哪块疼,我捂着胸口,朋友说那不是胃呀,我说胸口也疼。后来我是一只手捂着胸一只手捂着屁股出去的,我不想让我的屁股听到这家伙的胡话(也不一定,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准人家真的发了呢),如果我的屁股听了这样的胡话中了毒,那以后我的脑袋可能也不听使唤了,那以后就得用屁股思考问题了。可想而知,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一个人,再用屁股想问题,那不成了白痴了吗?
  我走出饭店,才闻到了空气中的清香,我想,还是外面好呀,上帝多会安排事儿呀,他让你把头露出来,而不是把屁股露外面,只是能让你闻到清香呢。屁股会闻什么,它就是臭的。
  哎,又一想,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人把金链子斜挎在背上的,这小子难道富得脖子比腰还粗了?
  到了家,我让儿子拿尺,我说你给我量量我是脖子粗还是腰粗。他比划了一会儿,说:还是腰粗。我说,那你爸爸还没富呀!
  2
  我的一个朋友发了财,怎么发的财,据说是头些年在哪个山头上找到了一个什么富矿,含金银铜铁,反正全是值钱的玩意。后来就一车一车地往出拉,拉到山平了,能流水种田了,他也富可敌国了。于是,他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每天胳膊肘夹着个小包,满街溜达,我还没看到过发了点财就满街溜的“富人”呢,这小子特殊,不但溜,还游说,就像美国人竞选总统,但人家选上总统了也就老实了,他不,他没老实的时候,天天溜,你到东街,他在得了儿童癫痫病要怎么办东街吃麻花呢;你去西市,他在西市溜西瓜皮呢,反正就这么一条主街,哪都有他的影子。
  去年又听说他放出豪言,说要吃遍街上所有的饭馆,先从西吃,然后吃到东,再从北,一直吃到西。最后再大小通吃一遍,我想这纯是一头猪呀!
  可是只吃到今年二月份,传来恶耗了,可能把谁家的鬼吃烦了,将他给提溜去了。临走时,嘴里还念叨着明儿去哪吃。
  “头七”没过,讨债的就上门了,这位爷儿赶情吃白食,吃完饭全记帐,不论请谁,都是一句话:记着,过几天给,明儿还吃来呢。饭店的老板一看这位,有钱呀。先不忙要,可哪想天有不测风云呀,他死了,死了帐不能死呀,上他家要去吧。这么一要,底子全露了,原来这小子,赚的钱不知放哪了,他媳妇也不知道。一帮饭店老板聚集一起起诉了这个死人。
  法院最后做出公正的裁决:由于“丛某”(朋友姓丛)吃喝所欠款项一事,妻子不知情由,也没有陪吃,饭店的老板也不认识本人之妻,因而本院裁决,与丛某同吃的客人负担全额消费。如有不服,在本院裁决下达后十日内可上诉……云云。
  结果,我这朋友所吃的每一个饭店老板都记有与其共享美食的那个人的名字,可也怪,每一次吃饭,我这朋友都会拉上一位,并且还都是有钱的主儿。这里面还真是就没有我!阿门,上帝呀,我的主!
  结果,我这个有钱的朋友吃死了,还得别人给他埋单,你说他多损。人可真得长点心,有人请客不要轻易去呢。
  3
  朋友五花八门,就像世界是个万邯郸儿童癫痫医院花简一样,做什么的都有。
  2006年,朋友东来要养猪,他问我有没有会算卦的朋友,我想了想,还真有一位,我倒没有让他看过卦,只是有一次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语惊四座,说出了我家祖坟的方位,连我家坟地边长了一棵古榆他都知道,况且在这以前,他压根就没上我家坟地尽过孝……
  我把此事说给东来听,东来说,那找他看看,我养猪适合不,要适合的话,我手里有几个钱,赚点也是好事。我说哪天我领你去吧。
  东来有车,是桑塔纳,那个会算卦的朋友家住在野猪沟(村名)一带,我们俩找了个好日子(晴朗无云,风和日丽)就去了,正好他在家,给我们沏茶倒水,很热情。我说,这也是我朋友,你给看看,他想养点猪,能不能赚钱。好好看看,你说行,他就养,你说不行,他就做点别的。
  他说好。
  我记得他详细地问过东来的生辰八字后,陷入一种极度痛苦的沉思状,双眉紧促,两眼发直,好像和另外一个世界接了轨。不一会儿,他问:“养多少?”
  东来打紧接话:“这个,你定。”
  “你养吧,多少都行,年前就能回来本钱,我保证你发财,两年之内,你不发财,我给你当街下跪!”他胸有成竹。
  妥了,东来我俩心里敞亮起来,记得东来给了这个朋友一百元钱,并说等发了财给你送个猪来,我也在一旁称是。
  于是,东来大张旗鼓地养起了猪。
  头一年基本没看到什么效益,本利没平,东来说赔了点。我劝他:做带毛生意,财说来就来了,等南宁癫痫病治疗效果哪里好等再说。又找我那个朋友看了看,这回这个朋友把我们好一顿数落,大意是我们太急功近利,发财心切。如果第二年不赚钱,他还跪下磕头。我们连说是我们的不是,人不能只看利不见事,慢慢来,慢慢来。
  第二年的冬天,天冷,大雪下了三天三宿,把东来的猪舍压塌了。死了一部分猪。后来,东来费了好大劲盖起来,又抓回了很多猪仔,扩回了原来的规模。正顺当时候,赶上了一场猪瘟,全军覆没了。那天我去的时候,东来正给所有的猪们收尸呢,并且一个劲地给饭店打电话,让他们来拉猪。我现在不喜欢吃饭店的菜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饭店什么样的猪都要呀!
  东来说:“没事,猪没在,庙还在,咱再整。”
  我说:“咱别整了,这回连大带小损失几十万了,再整那不没心了吗?”
  东来瞅着我:“那可得干点啥。”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朋友算的卦了,我骂了一句:“王八羔子!”
  东来说不能赖人家,好汉子赖自己,熊汉子才那样呢。
  我看东来都要哭了那样,我后悔呀,你说我领人家算什么卦呀,这卦算得,多窝心呢。
  想着想着,我对东来说:“东来,这也不是当街,你给我点面子,要不我在这儿给你跪下吧。”
  东来说:“算了,当初我就没把你那朋友的话当话,你给我跪下干啥呀,我都要给猪跪下了,只要它别死,我当不就赚了呢。”
  到现在我也恨那算卦的朋友,一跟他在一起喝酒,我就想说:“来,猪,干一杯呗。”

上一篇: 十年

下一篇: 退一步海阔天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uzgw.com  暗夜星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