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星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变脸武士 > 正文内容

为她做什么_经典文章

来源:暗夜星坠网   时间: 2020-10-16

  杨丽娟一直在想,怎么拒绝周平南。

  她明白他的心思,可自从梁安车祸走了之后,心里的那扇大门也随之关上了,无论谁有意无意地走进,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拒绝。

  杨丽娟人长得水灵,脾气也好,但寡妇门前是非多,不少好姐妹劝她再找一个,她都是笑着摇头。

  那么多追求者全部知难而退,独独周平南,满腔热血地贴上去。他和杨丽娟是同一个车间的工人,两个人除了上班,连吃饭都在同一个食堂。

  杨丽娟没结婚的时候,周平南和梁安一起追她,万万没想到她最后选择了梁安,而不是刚刚当上车间主任的周平南。

  对外人而言,杨丽娟解释是自己不敢高攀别人,小女人就适合嫁给普通男人。

  至于真实原因,只有她心里清楚。

  选择梁安,杨丽娟应该是对的。虽然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有些清苦,但感情一直融洽,在厂里被常常被评为模范夫妻,可谓是夫唱妇随。

  眼红梁安的不是没有,那个穷小子怎么就能娶了“厂花”,但杨丽娟很尊重他,结婚之后很自觉与异性保持了距离,下了班就回家做饭,整理家务,遇到天气好的周末还一起去摘个花,旅个游。

  虽然结婚几年没有孩子,但丝毫不影响两人的感情,反而是越来越亲密了。

  谁也没想到梁安会在杨丽娟生日那天出现车祸死亡。更让人惊讶的是,面对丈夫的突然死亡,杨丽娟并没有想象中的悲伤、痛苦,她不过是闭门了几天,再次出现在厂里时又跟个没事人一样了。

  唯一不同的,是她获得了一笔非常可观的赔偿!那笔钱足以让她过上富足的后半生。

  于是,她的生活便有了闲言碎语,大伙儿私底下都说,一定是她想着法儿地害死了自己丈夫,然后才得到一大笔保险赔偿……

  这些话杨李丽娟也听说了,她不以为然,成天像个没南宁癫痫病治疗医院事人一样继续做着流水线的工作。她想得开明,生活毕竟还是自己过,犯不着与那些人怄气,看戏不怕台高。

  可周平南看不下去了,一旦听到有人议论她,立马会站出来指责。有同事甚至笑他:“你小子注意点,没准哪天你也是那样死法。”

  周平南一听,心里顿时有了怒火,上去就是一拳。

  还是杨丽娟及时赶到拉走了周平南。他瞧她无所谓的样子一时来了气:“你怎么就不去解释,任凭别人那样说你?”

  杨丽娟淡然地笑:“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随他们,我没做过,身正不怕影子斜!”

  “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你身边,谁也不能欺负你!”周平南拍了拍胸脯,杨丽娟只点了头表达感谢,还是不肯接纳面前的男人。

  但周平南也不在乎她的想法,照旧是做了菜装了点带些给她。

  就连杨丽娟的邻居都劝她,周平南真不错,哪个男人有这个耐心?

  杨丽娟只是回以笑容,都说感情好似脚下的鞋,舒不舒服自个知道,同样的理儿,周平南可能对许多女人的胃口,但她不爱这盘菜,强牵绊在一起,终究还会是个悲剧。

  于是每次周平南来吃饭,杨丽娟客客气气地大开门迎进来,等他吃饭离开了才会关上大门。

  其实杨丽娟身边还有另一个男人默默地付出关心,他就是郑刚,也是塑料厂的工人,和梁安是曾经的好兄弟。

  据说梁安在去医院抢救的路上拉着郑刚的手请求他以后好好照顾杨丽娟。

  这句话再明显不过,也是因为这,周平南和郑刚的关系也水深火热了。

  两个男人抢一个女人,不打起来才怪!大伙都在讨论,这杨丽娟是积了什么福,桃花缘这么旺?

  可杨丽娟不觉得,自己是需要男人的帮助,但不需求男人的爱。

  这天她好不容易休息,准备将家里的棉被抱出来晒晒,估计是棉被有点重,她卯足了劲也没甩癫痫持续状态的治 疗上绳子,正好郑刚瞧见了,他一把丢掉手里的水果,赶紧上前帮忙,语气不免也带了点责备:“你一个女人力气小,让我帮忙就行了,不过是打个电话的事。”

  杨丽娟看到地上的水果,拿起来塞给郑刚:“上次送的水果还剩好多。”

  “我答案过梁安,要好好照顾你。”郑刚脱口而出,杨丽娟有些生气了,心里有些愤恨:梁安,梁安,他的好难道只是因为梁安的托付?

  想到这杨丽娟低着头就往前走,还没走到自家大门口就瞧见周平南也来了,他开着车,车后座上摆着一个小书柜,说是上次见杨丽娟有很多书,可惜书柜没有,便偷偷量了尺寸打了一个。

  两个男人一见面又要开始掐架,杨丽娟担心邻居笑话,赶紧将他们推进屋里。

  进了屋便是客,既然是客,自然是要规规矩矩的,他们接了杨丽娟端来的茶,勉强喝了几口之后便开始整理书柜了。

  郑刚嫌弃周平南打的书柜太丑。

  周平南也毫不示弱,指责郑刚摆的书没有章法。

  两个人板起嘴来,说出的话越来越过分,直到周平南说出那句话:“你郑刚就是杀害梁安的凶手,别以为我不知道!”

  郑刚吃惊地看着他,反而不知所措了。

  “我听梁安说过,你也喜欢杨丽娟,所以那场车祸你肯定是故意的,只要他死了,你就可以重新追求杨丽娟了!”周平南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郑刚气得脸色发青:“你,你血口喷人!”

  杨丽娟这时走出来了,周平南越说越激动:“那晚上是你开的车,你怎么就没事?”

  郑刚还要解释,被杨丽娟呵住了:“这不是郑刚故意的!”

  的确,郑刚觉得自己很冤枉,那天他开车去接喝得大醉的梁安,天又刚刚下过雨,在一个拐弯处与一辆大汽车错车时,被对方的远光灯影响了视线,本来倒头睡着的梁安突然伸出胳膊扒弄了一下方向盘,整辆车不受控制,冲下了坡北京看癫痫哪家医院有效果

  梁安去抢救的路上就死了。

  为此郑刚内疚了好一阵子,一想起这事就痛苦得不行,周平南明明知晓,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是周平南心里有气,他故意推了一把书架上的书,架子有些不稳,那一摞书掉下来差点打到郑刚的头。

  “姓周的,你故意的吧?”郑刚摸着晕乎乎的脑袋,瞧见某本书里夹着一封信。

  他弯下身体正要捡起来时却被杨丽娟一把抢走了:“这就不用看了,是梁安写给我的,不舍得丢掉!”

  郑刚尴尬地点点头,故意头扭向别处。

  杨丽娟喜欢谁,郑刚心里是清楚的,可他难道不是吗?彼此爱着,加上对梁安的内疚,让他们不能光明正大地走在一起。

  吃了饭杨丽娟将两个大男人送走,临走前,她偷偷在郑刚耳边轻声道:“我决定辞职离开,就等你一句话了。”

  郑刚没回答,直接跟在周平南身后走了。

  果然没过几天,杨丽娟决定辞职,赔偿的钱够她好好过生活了,她想离得远远的,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过自己的一生。

  周平南知道她心意已决,也明白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赢得美人芳心,一时心里难受,拉着杨丽娟找了一家饭馆喝了不少白酒。

  一杯杯酒喝下去之后,周平南握着杨丽娟的手便不肯放开了,语无伦次地说着话:“丽娟,我照顾你不好吗?”

  “你太不实在了。”杨丽娟想要抽回手,周平南握得更紧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告密吗?对,你和郑刚的事的确是我告诉梁安的。”

  杨丽娟笑了,她站起身告诉周平南:“郑刚才是我真正的初恋,那时候我们秘密恋爱,没一个人知道,选择梁安,是因为他有次喝醉了酒伤害了我。”

  周平南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杨丽娟,一时语塞。

  当然,杨丽娟走的那天,郑刚没来。

  他关着门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好躲在屋里,痛苦地抓着头发。

  杨丽娟掏出那封原本夹在书里的信,将它撕碎扔在风里。

  就让这个秘密就此消逝吧!让郑刚带着一生的内疚也未尝不好!

  是的!郑刚是杨丽娟的初恋,两个人就快大胆地昭告天下的时候,梁安伤害了她。

  那时候女人的清白胜于一切!杨丽娟只好选择了梁安。不过这个选择并没有什么错,梁安原本就深爱着她,与她结婚更是求之不得。

  婚后的生活自然是甜蜜的,杨丽娟也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可单独面对郑刚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心仍是一番波澜壮阔……

  她偷偷与郑刚约过会,但一直努力保持着礼貌般的距离,哪想如此小心的他们还是被周平南知道还告了密。

  梁安并没有很气愤,他也没有质问杨丽娟,而是留下了一封信,信中说,他对不起杨丽娟,可他却也妒忌这个男人在自己妻子的心目中举足轻重。

  他觉得自己懦弱,懦弱到不敢用男人的方式去战斗一样,选择趁机与郑刚同归于尽。

  于是他为自己买了一份保险,为了让计划看起来完美没有怀疑,他在一年以后才去实施。

  故意醉酒,故意让郑刚来接,故意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胡乱打了方向盘……

  梁安死了,杨丽娟获得一笔赔偿。

  她应该可以去过好日子了吧?但却不是。

  一个月以后,某个乡村小学收到一笔巨款,捐赠人不明。

  不用猜也知道,捐赠人是杨丽娟,至于为何?也是为了赎罪吧!

  梁安在自杀之前,杨丽娟偶然打扫卫生看到那封遗言,可她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却偷偷藏起来了。

  也是因为这份心思,她再也没有睡过好觉。

  是梁安坏,伤害了杨丽娟,还是她才狠,间接看着一条生命的消亡?恐怕还真没个正确答案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uzgw.com  暗夜星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