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星坠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变脸武士 > 正文内容

春暧花开_散文

来源:暗夜星坠网   时间: 2020-10-16

  “江汉春风起,冰霜昨夜除”。早晨五点推开窗户,遥望东方,天空并没晕出鱼肚色,还带着阴沉沉的暗黑,房子脚下的道水河也如一条沉睡的银蛇俯卧在弯曲的草丛中一动不动,小鱼、小虾闹出的小小浪花如这条死寂银蛇的鳞片不时在幽暗的草丛里闪动一下。这小城没有我曾经所处的南方不夜城的喧闹与灯火通明,这内地南方小城把它的喧闹和斗争藏于水深处,一切还在表象的沉睡中。但窗外扑面而来的细风并没有凉意反而夹裹着丝丝凉爽,这是要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经历了一冬的寒意充斥与潜伏,到了四月空中还是飘荡着清明的哀思,当游子们还在心间呤唱着: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的怨曲,时光流转,不觉中一脚已踏入这: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又一春。快到5:30了,这东方的天际才渐渐转晕开一抹淡红再慢慢泛开、扩大更浅更白,及至到肉眼不能扩大的范围,整片天际才霍的一下煞白,我急忙叫醒了孩子开始了新的一天。

  来到这座小城,并非偶然而是必然--孩子的户口在这。若干年前,因受了沈从文先生《边城》的诱惑,年少轻狂的我总是向往这文字中异乡的纯朴、善良、浪漫、敦厚,似乎从没见人把故乡的人与景写的如此美丽传神。那湘西人的生活情趣,那湘西人的洒脱质朴就那么妙笔生花像一株顽强的树根在我心田的土壤里熠熠生辉生根发芽。恰逢机缘巧合在年轻女孩的追求者里,命运的文字植入让叶我选择了沈先生的老乡做为人生的伴侣,也许我的内心总有那一窥湘西怎样的土壤孕育了一个只有高小文化却让藏于崇山峻岭处光秃贫穷的故乡如此蓬碧生辉人物的渴望?那文字的优美神秘也渲染的那地方的人必是单纯而厚实、朴讷又传神吧!血液里带着这样漂泊的亲切向往,懵懵懂懂我怀着肚子里的孩子与丈夫一起来到了他的故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那个乡——梦中的故乡。我无所畏惧,甚至有些拨开迷雾见到云开日出伟人故乡真实境况的欣喜与雀跃。

  然,第一个打击是:此地是湘西北,澧水中下游,武陵山脉与洞庭湖盆地过渡地带,与湘西土家族自治州的西南部竟相隔三百多公里——此湘西非正式彼湘西也。第二个打击是我所见的第一个所谓‘湘西’人并不是纯朴、善良与实在的。却比我所处地都市人的虚伪、自私、冷漠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有着亲人角色的男人,有乡人小家子气的一些愚钝、贫穷、无能,眼光中却又闪着狡诈猥亵的色彩。他靠在椅背见着新媳妇“咳咳”两声:“啊!到这里来,这风俗是不一样的!我这里的人孝风特别好四五十岁的人就不做事。父母一到四五十岁,子女就要拼命养活父母,父母离异的还要给父母娶老婆、嫁老公;父母没屋住的要给父母做新屋住;做好了这些才有资格自己娶与嫁。现在呢?我没屋住,我还没娶老婆,你们就结婚了,我念在亲人的份上,不计较。但你们起码要给我把屋做起来。你们自己总也要住吧!”事后这新媳妇才知道,原来这个父亲是文革的余孽,在他人生的历史巅峰时,他先是找好调情的对象,后又仗着母亲宠溺的后盾,坚决和只生下儿子几个月的妻子离婚了。离婚后姘妇又反悔了,这折了夫人又折兵的男人从此就过上了接了一船女人回家,又跑了一船女人的生活,儿子也就随着他那摇着女人来去的船只,过继出去了又接回。文革一结束,生活怎么办?反正他不怕,吸完母亲心甘情愿奉献血液的乳汁,再吃儿子天经地义道德、法律的血汗乳汁。年轻单纯的我们只好到处举债东拼西凑让这刚50岁老男人如愿以偿住进了房子。有了房子,还没老婆,这放荡不羁的父亲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虚构事实,扩大事态,借助风言风语打击报复儿的不孝。望着这样的父亲,我大骇,《边城》里老船夫慈善的形象还在心中荡漾,而现实里这一家人的吃、住、也随时要翻船准备淹死、饿死。但《一个戴水獭皮帽子的朋癫痫病能治愈么?友》的野性与随性,放纵与滥情正在民国向我走来,看来这湘西不但有《边城》里的人性的豪放与纯情,还有《一个戴水獭皮帽子的朋友》沿途的情色至上,我所看到的东西似乎只是这异乡的冰山一角。

  我只好带着刚满月的孩子逃离了这个地方,但心中对这《边城》‘梦中的故乡’仍有期盼着的热恋:总认为只要在外努力拼搏拼命供养这家庭与老人,亲情揉合着钱财供应的温暖会让老人坚硬如铁的放纵与不负责任也会有善的转圜。

  十三年后,我带着孩子复返这座小城。在文化背景、风俗习惯、方言不通的情况下,小城都是一个萝卜一坑,突然在班级里转个讲普通话的孩子来,让从不出众的小孩特别的汪目,那些爱激动喜欢起哄的;那些爱对外乡人品头论足的;那些爱窥探外人隐私的;那些爱发表高见,飞短流长地传递闲话的,在这些所有躲在圣洁校园内的暗黑势力包围搅和下孩子变得疯颠、易怒、敏感。而在另一边岁月的洗礼也并没有让自私的老人体会亲情的温馨,物欲的考验与亲情的退让反而让他更是无所顾忌。这‘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煎熬与孩子时刻想拼命从自己剧烈震荡的命运轨迹上跳脱出来仇恨我的目光碰撞时,总让我时时刻刻有种在黑暗云端随风浪翻飞却寻不到出口的恐慌与想手刃某个恶人的冲动与发泄。

  “勿以善小而不为”。那日一位老师来访,只是浅谈了一些对孩子学习的看法,但对当时以惘然的母亲和孩子来说却有如在封闭暗黑冰冷的屋内瓦檐上凿了一方让阳光倾泄的小孔。特别是送别时我诚惶诚恐对她表示谢意时,她爽朗笑说:“不必客气,家长与老师不都是为了小孩好吗?”那一刻我有如听到了天籁之音,很有是亲不似亲,非亲却似亲的感慨--《边城》里翠翠的声音一定就是这么纯真、透明、热情、美好吧!

  那以后再看‘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志猫儿雄中医可以治好癫痫病吗过虎,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句话时不再有一丝落泊的凄凉,想到的却是伟人与大人物们都会有不如意时,何况是只想在这世间苟且偷生的小人物呢?那我们且看看这些在历史上有一席之地的人们在不如意时又是怎样做呢?

  作为中国最伟大男人之一的毛泽东,无论在人生、政治上所经历的前后夹攻的风雨挫折不会比谁少吧?他也许从没想过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会在历史的风口浪尖屹立到最后。我们只能妄姑在他所处的时代他也许只能只想坚持自己的选择,至于结果如何他并不去猜测,可他可以忍但不可以让、可以退但不可以逃,可以僵持但不可以气馁的气势似乎又注定了赢得天

  下。

  再看一个商战人物——日本日航公司的稻盛和夫,他以80高龄在日本大环境下政治混乱、经济低迷、企业濒临破产,而小环境里公司又管理无章、纪律涣散、人心涣漓的情况下接过了挽救公司的重任,或许他在初时同样不能预料结局如何只想努力尽责。可他本身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种心态就预示了结局吧!

  又辟如,某人去到某处向往之地旅游、休假。一日正在这春暖花开、人潮如海、景色迷人的闹市中倘佯,正欣赏沉浸在这别处山、水、人的画卷的与众不同处,猝然里一只小狗冲过来咬你一口。你第一反应是大叫大喊:“疼,谁的小狗。”旁边人也直愣愣一脸同情看着你。这时狗的主人跳将出来冲你嚷到:“你谁呀!鬼哭狼嚎喊啥?这么多人它不咬偏咬你,谁认识你?你肯定是做了勾引小狗的动作,这畜生随我几十年了,没见它咬左邻右舍,必是你先撩拔了它,它才发了野性。”这旁观者同情的目光霎时转变为鄙夷,个个如避瘟神一哄而散,只有那小狗还扬着胜利的头颅得意地向你“嗷嗷”叫着,这时有那么一瞬恍惚连你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是狗先咬了你还是你先做了勾引狗的动作。等你回神,你是高声愤慨,据理力争小儿癫痫有什么症状为捍为自己的无辜而与狗主拼个你死我活?还是病怏怏拖着一条伤腿畏畏缩缩躲着旁人唾弃的目光灰溜溜地逃离开这伤心之地?再或者你不再理会狗主的强词夺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瘸着一条拐腿,把剩下的风景一一浏览完再走,无畏给旁人留下一个多么惊奇可笑的背影。其实怎么做随你的心态,随你的选择。

  “一滴水中看世界,半瓣花上品人生。我仍在清晨5:00起床,六点左右车孩子到校。校园里仍存在着欺压和各种诱惑,孩子依然处在青春期不分是非,不辨好坏,不能正确保护自己的摇晃岁月里;而家中的老人为了他的“茶花女”们也仍旧日夜东奔西走四处告状,到处诉说着他‘子不孝’的‘惨状’;在菜市场,有一年多时间我在那些个个指天赌咒发誓说自己卖的是真正土鸡蛋的菜贩手里仍没买到一个真正的土鸡蛋,但我却不再埋怨并爱上了小贩的出色表演,他们为了这一元一个的鸡蛋装腔做势,一唱一合,有时还说:“可怜我这老人为了这几个蛋吃亏死了。一元一个的土鸡蛋你不要,我又舍不得吃,你不要买了,我宁愿送给我女儿吃?”还作势要从你拿蛋的手里抢过去,眼角里却有慧黠的光一闪而过偷偷睨你一下,其实算成本这价并不贵,一元钱里饱含着七分的卖命表演,还有我这孤苦伶仃的游子三分看戏的乐趣,和白得一个鸡蛋的快感以及那《常德的船》向我游来的美妙,总让我不甚悦乎!

  于是在此后行走在曙光微露,凉风从指间溜过的清晨,我总能感到风中夹杂着路两旁广玉兰花儿的淡淡清香沁入我的心脾:这里的天也是那么高,那么蓝;水也是那么静,那么清;这里的小草也是那么密,那么绿。这广亵天地是如此之大,350公里外的《边城》似乎正急速向这座小城迁移驶来,一切已释然。用心做母亲,尽责对老人,无愧于天地,又何必纠结?哪怕只有一方小孔的光亮,懂得自我救赎,才能面朝大海,春暧花开!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huzgw.com  暗夜星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